成人电影,成人视频-尽在乐冠娱乐网!

我小说夫妇乐园在黑社会的日子

  •  (一)初入社团

    我今年22岁,是个学油画的大学生,我考上大学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。我的爸爸是个个体家俱厂的老闆,以前是在道上混的,后来洗白了,在黑白两道上很有名气。他脾气比较暴躁,我从小没少挨他打,从他的棍棒下教育出来的。

    因为老爸的女人太多,老妈和他离婚了,离婚那年我才10岁,跟着老爸生活。小学我的成绩就很差,还经常打架,到了初中更是如此,老师也不敢管我,因为我老爸的关係。后来我上了一个职业高中,为了改掉坏脾气我学了美术,修身养性嘛,他妈的家里人都看不起我,说我以后就是个社会的垃圾,我靠!也不看看他们自己,都是搞地下生意的还说我。

    在我考上大学那年,老爸和一个女人结婚了,那个女人还带了一个孩子来。开始对我不错,后来她可能以为她是家里的老大了,竟然敢欺负到我的头上来,我靠!以为我是吃素长大的啊,我用我的力量教训了她和她的儿子,给了他们几刀,然后跑回我姥姥家。

    没想到啊,我老爸为了一个女人竟然来我姥姥家打我。靠!平时他总说什幺时候我能打过他他就不再打我了,那天我像疯了一样向老爸证明了我长大了,从那以后他们再也不欺负我了。

    我和老妈住在一起,每天上学放学,我在学校认识了几个兄弟,玩的很好。经过艺术的熏陶我以为我的脾气会好很多。

    迷迷糊糊的我就过了两年,不好也不坏。一件小事改变了我的一生。

    一个夏天的下午,我和平时一样和朋友们一起放学。我们六个有说有笑的走到学校的大门口,见几个男人抓着一个女孩,「婊子,你以为我是谁,敢骗我。妈的!找死啊?」不一会那里就有很多人在看,平时嚣张的校警也不见了蹤迹。哦,打架,呵呵,一个不错的体育运动。

    不过事不关己,还是先走为妙,我拉着我的兄弟,「走啊,没什幺可看的,几个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。」我以为我的声音够他妈的小了,不过还是被人家听见了。

    「妈的,死胖子。你说什幺?有种再说一遍!」我靠!被听见了,这下可惨了。

    「大…大哥,我……我没说什幺,我先走了,对不起啊大哥,小弟无知。」我转身就想跑。

    那几个小混混还真以为自己就是黑社会了,「妈的,死胖子,你过来,窝囊废!」说着一个瘦高的小子就想过来打我,妈的!看来是跑不了了,拼了,要不以后就没法在学校混了。

    我的朋友看着我,我知道这是在等我先动手,妈的也不问问老子是谁的种。我在他之前冲上去给了他的鸡吧一脚,我打架的经验就是打架不要命,打人一定要打要害要不没有用的。就他妈的一脚那个可怜的人就躺在了地上,对方见刚才那个窝囊的家伙敢动手打他们的人,他们丢下女孩冲向了我,「妈的,找死,干掉他!」

    我的兄弟们也都不是什幺好人,马上就冲了上来,大家拳脚相加。打着打着我就发现怎幺少了个兄弟啊。妈的!看来是跑了,真是不够义气啊!不管他了,我还是拚命吧。我这人有一点不好,看见血就像狗一样很兴奋很亡命,打着打着我就感到自己体力不够了,看来今天是完了。后面是什幺?我靠!我那个逃跑的兄弟带了50多个人向这边杀来,管他们能不能打呢,吓人就可以了。

    我从来都认为毛主席说得对,『人多力量大』啊,50多人打6、7个人还不是和玩一样啊。看着对方一个个遍体鳞伤的躺在地上,真他妈的开心啊。

    这时一个领头的人躺在地上说:「兄弟,今天我认栽,你能放我的弟兄们回去,我随便你处理怎幺样?要不你要钱也可以,我兄弟回去拿,我在这押着。」

    我看着浑身是血的他,看来很讲义气嘛,我就喜欢这种人。「兄弟够义气,秃子叫车,送他们去医院。」

    我的兄弟秃子到门外叫了两台出租车,我们把他们抬上车,「师傅,延边医院。」我随手给了两个司机每人五块钱。

    「走,兄弟们玩去,谢谢大家了,以后有事叫兄弟一声。」我很潇洒的对大家说着。